美高梅游戏网站

美国辉瑞制药称将公开医务人员灰色收入

美国辉瑞制药称将公开医务人员灰色收入
医生吃回扣是造成药价居高不下的原因之一 CFP资料图片

  □晨报记者 李 芹 实习生 许文燕

  [核心提示]

  全球最大的药品制造商、美国辉瑞制药有限公司将于明年公开医务人员的“灰色”收入!昨天曝出的这则消息,仿佛一颗小石子,将“药厂与医院、医药代表与医生”这夹杂着利益关系的水潭砸出了几许浪花。

  据媒体报道,一种治疗小儿退烧的中成药出厂价不过4元,但经过医药代表等中介人员、中介渠道的层层加码,最后病人为此实际付出的价格竟为24.5元。在“以药养医”利益链的作用下,“看病难”、“药价贵”已经成为老百姓感受最深的问题之一。辉瑞这条美国鲶鱼,能否搅动中国医药的“潜规则”?

   个人年收超500美元将公布

  “公开的对象包括能够开处方药的医师,进行医疗试验的主要机构以及辉瑞赞助临床试验的研究人员。而公开的收入包括临床开发和商业咨询收入、临床试验收入、医学研究收入以及午餐费等项目。年总收入超过500美元的都在公开范围之内。”辉瑞在其官网上这样发布。

  据悉,辉瑞将从明年年初开始逐步公布“报酬”的内容,计划公开的对象为所有有权开处方的医务人员,包括医生、助理医师及护士等,凡是数额超过500美元一年的,均在需要公开的范围之列。

   辉瑞:公开的是“正常收入”

  而当记者联系上辉瑞方面后,相关人士强调,“灰色”这个字眼往往含有贬义色彩,辉瑞公开的是医务人员的正常收入。不过记者也了解到,医务人员的部分“灰色”收入,恰恰是以“咨询费”、“科研费”等面目出现的。

  事实上,在辉瑞之前,美国另一家医药巨头礼来公司已经率先表示,将对外披露其向全美各地的医生所支付的咨询费、演讲费和其他服务费用方面的信息。

  两家医药巨头的做法并非“一时兴起”。根据美国《医生报酬阳光法案》,制药厂和医疗设备公司以“直接、间接以及通过代理、下属单位和第三方”给医生的费用和福利必须公开,这意味着,那些用医药企业的资助在昂贵酒店组织医学会议的单位,比如大学和一些小公司,都要公开自己开给医生的“礼单”。

   在华是否公开还在商谈

  中国老百姓最关心的问题是,辉瑞会否在华实行同样的措施?记者从辉瑞全球总部了解到,由于各国的法律法规各不相同,对信息披露的要求也有所不同,目前辉瑞正在全球范围内与有关方面商谈,确定在全球范围内进行信息公开的适当方法和范围。

  具有参照意义的是,在我国,医药代表向医生提供报酬的做法近年来颇受质疑。少数医生被指责为医药企业变相推销药品,而对因此所获取的高额回报则闭口不谈。有人甚至认为,这正是导致药价居高不下、医疗腐败的源头。

  中国医药企业管理协会就曾代表百家药企多次上书,在向国务院递交的《关于改革“以药养医”机制的建议》中,包括石药、鲁抗等国内药企巨头在内的100多家药厂认为:单纯的药品降价,不能解决老百姓“看病贵”问题;而“以药养医”这个体制性顽疾正是造成这种现象的根源,建议对“以药养医”的这种体制进行改革。

  [专家观点]

   医改方案起草者表示

  医务人员收入公开有必要,但有难度

  “公开医务人员收入是有必要的。 ”医改方案起草者之一、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杨燕绥表示:“但是应该分类来看,公立医院的医务人员收入应当公开,公立医院是公共服务的标杆,医务人员的收入应当公正公开。而私立医院公开的难度则比较大,因为各项收入的来源不清。 ”

  目前很多医药代表通过给医生回扣来推销药品,导致药价居高不下。杨燕绥表示,造成当前“以药养医”的原因,是由于当前医院的公益资金来源不清,而把回扣当成医院资金来源之一。要解决这个问题,要分清医疗服务的分类,对于公益服务中的公立医院,其公共支出应当建立完善的预算决算机制,充分解决医生薪酬、医院发展资金、经营资金的来源问题。

  “现在的医药行业两极分化很严重,一般的外科、中心医院的收入非常高,而有些偏远地区医院的收入则很低,主要是缺乏规划治理造成的,当医院收入不能够补偿其人力、设备等成本时,就会收回扣。 ”

  “医药代表和医院这样的关系也一定程度上导致了医疗腐败。”杨燕绥表示:“当前医疗改革的方案仍缺乏对利益相关者等一些因素的考虑,医改的执行方案应当对这些问题作出具体的规划。 ”




本文转载于 新浪网: http://news.sina.com.cn/w/2009-02-12/025117196145.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