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高梅游戏网站

长辈过分关照成婚姻“操纵者” 旅西华人压力山大

  中新网11月19日电 据西班牙欧浪网报道,在国外,有长辈在经济上扶持、在感情上认可的婚姻,无疑在不少人看来是幸福,但也有个别华人认为是压力山大。

  “其实,我和我老婆的矛盾最多的还是源于她父母的帮亲不帮理。”提起自己的婚姻路程,旅西华人小郑(化名)坦言,自己依然还是迈不过七年之痒,而这七年之痒的发生,不是因为夫妻朝夕相处的审美疲劳,也不是因为家庭生活的经济纠纷,而是因为自己承受不起岳父岳母一家人的“悉心关照”。

  据小郑告诉记者,自己刚来这里时,就是一个人。“那时候在这边也没有亲戚朋友,唯一能打打电话的,也只有两个老乡,但由于工作的关系,我们在生活中也接触得很少,基本上平常除了上班就是睡觉,所以社交圈子也不大。”小郑说,自己出国后,也做了很多份工作,后来经老乡的介绍,在一家农场里打工,终日埋头苦干,跟外界联系也比较少。“直到后来大赦我拿到了居留,我才算脱离了这种生活。”

  小郑表示,自己当时没有居留,也是比较安份,一直呆在小地方,也没有出去外面闯过,后来有了居留后,就决定到大城市里看看,而这个时候,年仅23岁的小郑在同事的介绍下,认识了现在的老婆小婕(化名)。“我当时在一个餐馆里打工,跟同事也相处得很好,刚好小婕的妈妈跟我店里老板娘是同学,所以后来就说到这桩婚事了。”小郑说,小婕当时的条件比自己好上很多,自己本来也不敢高攀,但有餐馆老板夫妇在从中替自己牵桥搭线,这门婚事也算是比较顺利。

  “我的情况当时小婕的家人也是清楚的,他们不仅没有反对小婕和我来往,反而很支持我们的婚事,之后我们就在一起了。”不久后,小婕怀孕,小郑也匆忙地和其领了结婚证,并且补办了婚礼。“说实在话,那时候,我也很年轻,对结婚的概念也很模糊,所以那些结婚的礼节基本上都是小婕的父母替我拿主意。”自从和小婕结婚之后,小婕的家人就把名下的一家酒吧以半卖半送的方式给了自己两夫妇。

  “小婕出来的时间比较早,而且又有很多亲戚同学在这边,所以我们当时结婚摆酒席的时候,也收了不少人情份子过来,我们后来就拿这笔婚礼的收入象征性地支付了买酒吧的费用。”有了居留,又有了娇妻美眷这样的生活,本来也很让周围的朋友羡慕,但小郑的心头却始终有点遗憾。

  “我的家人都在国内,本来按我的计划是,结婚的时候,我们两夫妻得回国一趟,我顺利把媳妇带回去给长辈看看的,但是我们是奉子成婚的,小婕那个时候怀胎又不大稳,要是让她坐飞机回国的话,她家人又说七说八的,所以我打算等到生了孩子之后再一家人回去玩一趟,但等到孩子出生后,酒吧里的事情忙得我们两夫妻晕头转向的,根本就没有时间,后来我奶奶身体不好,她也很想在临终前见见我的老婆和孩子,但是自从开了那家店之后,小婕就以店里太忙为由,没有陪同我回去,我提议要把孩子带回去给我奶奶看一下,小婕和其家人又说孩子太小了,担心坐飞机有什么闪失,死活都不同意让我带回去。”尽管这个举动当时在小婕和其家人看来,再平常不过,毕竟事情有分轻重缓急,但却因此造成了小郑心里终身的遗憾。

  “我从小父母就离异了,我是由爷爷奶奶带大的,所以我跟他们的感情很好,小婕和她的家人当时磨磨蹭蹭地阻止我回去,也使得我错过了和奶奶最后见一面的机会。”为了这件事,小郑的心里也因此埋下了“商人重利轻别离”的阴影。“其实,我也知道开店之后,我们会很忙,回国也没时间,但是毕竟长辈生病的情况也很特殊,再怎么样,他们也不能不顾我的感受,让我赶不回去见最后一面。”为了赚钱而背负上不孝的“罪名”,他使得小郑把所有的怨恨都归结于自己的这桩婚姻。

  “小婕的父母对我们两夫妻确实不错,小婕也有兄弟姐妹的,他们也瞒着其他的子女背地里帮了我们很多,他们也想我们两口子过得好,这些我们都知道,但是这样的好却建立在自私自利、不顾我家里人的实际情况,也让我觉得受不了,但是那个时候,我和小婕毕竟有孩子了,我不想因为自己的想法和小婕吵架,所以就忍气吞声下来了。”采访中,小郑告诉记者,自己的孩子自出生之后,就一直是岳父岳母在带。“他们确实当这个外孙像宝贝一样地疼爱,我们两夫妻怕他们太忙了,没有时间照顾好孩子,先后也替孩子请了几个保姆,但是都不入岳父岳母的法眼,他们嫌保姆这样不好那样不好的,还不如自己亲力亲为。”

  小郑说,自己的店离岳父岳母那里开车也有一定的距离,自己当时初为人父,孩子又乖巧可爱,自己也很想孩子呆在自己的身边,但是岳父岳母却坚持认为,孩子由自己两老带,要比自己小两口毛手毛脚地带要好多了,所以也不管小郑的看法,坚持把孩子留在自己身边,而对于这样的做法,小婕却非常赞成。“她觉得她父母这样做,不仅分担了我们的生活压力让我们腾出时间来做自己的事情,而且还让孩子和自己的家人培养了感情也是一举多得的事情,但我和她的想法不一样,我觉得孩子不在自己身边,以后长大了会和亲生父母变得很陌生,这也是我所担心的。我也知道我们开酒吧,早起晚归的,没有时间带孩子,但是我们当时的条件又不是很差,完全有经济能力可以请一个保姆来带孩子,我只要每天上班前、下班后能见到孩子一面,平常有空也可以随手抱一下孩子就很满足了,但是小婕的父母还是觉得把孩子留在他们的身边才是对的。”

  在对待孩子的问题上,小郑也觉得自己的岳父、岳母过于专横、霸道。“孩子放在他们那里,我们有时候一两个月才能跟孩子见上一面,我觉得他们说是说为孩子好,但也无形之中在剥夺我和孩子相处的权力。”小郑表示,自己曾经数次要求岳父、岳母不要管自己的家事,让孩子留在自己夫妇的身边,但是岳父岳母却从来不当回事情,这也使得小郑觉得自己由始至终在这个亲戚的家庭里,没有任何地位可言。

  孩子长年累月的呆在岳父岳母那里,自己逢年过节又要去岳父岳母那里去“报到”,也使得小郑忙于奔波疲惫。

  “日子久了,我才知道小婕是一个很斤斤计较的人,以前开酒吧的时候生意确实还不错的,我们两口子也是没日没夜地在忙,平常别说是吵架了,就算是吃饭都没有时间,后来这几年,酒吧里的生意越来越不好,小婕就天天唠叨、抱怨,做事老是鸡蛋里挑骨头,所以我们经常会发生口角,而每回到了这个时候,小婕总是又哭又闹的非得把小事化大,最过分的是,她仗着父母和亲友在这边,一吵架就一声不吭玩离家出走了,到头来,我还得放下店里的事情,把她求回来,这也使得我觉得很累,慢慢地,时间长了,我也在考虑这段感情是不是应该继续下去。”

  除了性格上的差异之后,小郑最重要的感受是源于小婕的父母的干涉。“一般两夫妻吵架,也是床头打加床尾和的,可他们不这么想,他们觉得他们把爱女嫁给我,就容不得自己的掌上明珠受到委屈,所以每一次吵架,不管是对错,他们总是把矛头指向我,甚至不分清红皂白地把我说一通,我也是父母生的有尊严的,我实在没办法他们在我们吵架的时候,没有把我当成一家人。”

  岳父岳母的介入,也使得小郑和妻子小婕的分歧在逐步加大。

  “这些年来,我和她辛辛苦苦地一起赚钱买房、买车,也从来没有拿过店里多少钱,一年到头,也只是在她的允许下给国内的家人寄一两千欧元的赡养费,可以说,店里的事无论大小都是管,经济大权也掌握在她的手里,家也是她在当,但这并不表示,我没自己的想法,而是我不想为了钱的事和她吵架。”

  小郑说,这几年,酒吧的生意确实很差,但毕竟也没差到要关店的地步,仍然还是稳中求胜可以稳步发展下去的,但是小婕却老早在家人的煽风点火下好高骛远。

  小郑说,由于自己的“固执己见”,也使得自己和岳父岳母一家的关系处在水深火热之中,甚至也很有可能会导致自己婚姻的解除,但对于这样的结婚,自己却全然没有半点后悔之意。(古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