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高梅游戏网站

移民非洲太疯狂? 动荡非洲成为中国冒险家新沃土

移民非洲太疯狂?动荡非洲成为中国冒险家新沃土 南非首都的中国城

  中国人移民到欧美的大有人在。与此相反的是,大多数人并不会认为移民非洲是一个很好的选择,甚至认为这是一件疯狂的事情,可是生活在非洲的中国人却大有人在。

  长期处于动荡和贫穷的非洲大陆,如今正在成为中国冒险家的新沃土。

  为了投资和工作的便利,已经有不少中国人选择了移民非洲。即便没有选择加入非洲国籍,也有越来越多的中国人把获得非洲国家的永久居留权当做目标。

  当然,非洲政治一直处于动荡之中,这也让移民非洲变得充满挑战,成为勇敢者的游戏。

  非洲华人超百万

  非洲华侨华人的数量一直缺少权威的统计。中国社科院学者李新烽认为2012年底非洲华侨华人的总数已略超过100万。

  南非、安哥拉和尼日利亚是非洲华人华侨数量最多的三个国家,约占总数的四分之三。

  南非既是非洲经济的领头羊和非洲大陆的桥头堡,又是非洲华侨华人最集中、数量最多的国家,近年来华侨华人总数约30万。安哥拉是华侨人数增速最快的非洲国家,从10多年前的数万人发展到现在的26万人。尼日利亚官方掌握的数据显示,当地华人华侨数量目前也有20万。

  记者观察:移民非洲 冒险家的新乐园

  在很多华人眼中,非洲国籍的诱惑力并不像欧美国籍那样大。但事实上,移民非洲远远不似想象中那般可怕。

  所有那些有关饥饿,有关疾病,有关奴隶的记忆都完全有可能从移民的细则中抹去,剩下的则是世界上绝无仅有的美好生态和意想不到的生存方式。

  移民非洲的人并不少,而且这些人并非想象中的“劳工”,相反他们具有一定的经济实力。

  记者在非洲听到不止一个华人讲过,和生活在欧美的中国人常常会遭侧目的境遇不同,在非洲的中国人,甚至可以享受到“特殊礼遇”。一张中国脸就是在非洲最好的通行证。

  埃及:局势持续动荡 华人想离开了

  30多岁的河北人老蔡在埃及从事旅游业。在埃及待了快10年的他一直没有拿到埃及国籍,只是有工作居留权。他说并不是他不想加入埃及国籍,而是埃及法律对外国人入籍管得非常严。2011年前,他和妻子带着女儿一起在埃及打拼。但2011年“阿拉伯之春”改变了老蔡的非洲梦。“局势动荡后,老婆带着女儿回国了。如今我一个人在埃及待了2年多,没有办法,就是担心安全问题才让她们回去的。”

  毕业于安徽大学的中国女孩库卡,是少数能拿到埃及国籍的华人,因为她嫁给了埃及人。根据埃及法律,外籍女士嫁给埃及男士后可以申请埃及居留,两年后可以申请入籍。

  为了爱情义无反顾地到埃及后,库卡和老公的生意已经有一定规模。不过过去两年来,埃及政治局势动荡显然不在预料中,“原油紧缺,我们的工作受到影响,虽然都通过各种方式解决了,但焦虑和压力还是要承受的。身边不少朋友动了离开埃及的念头。虽然每天也是和老公说说笑笑的,但是第一次感觉到危机。”

  和库卡的欲走还留相比,老蔡这一次是真的想离开埃及。老蔡从事旅游业,过去两年来埃及的局势一直不稳定,外国游客数量锐减,生意也大不如前。

  如今,老蔡已动了离开埃及的念头,他的下一站还是非洲大陆。“可能是埃塞俄比亚,也可能是坦桑尼亚,那里的旅游业都不错,也是近年来中国人出境游的新热点,可能有不错的机会。”

  南非:华人超过30万 聚集在商业中心

  政治相对稳定的南非,是目前最吸引华人移民的非洲国家。目前南非华人总数约30万,来自福建、广东、台湾省籍人分别占35% 、20%、20%。尤其是近年来,南非平均每年增加中国大陆新移民1万人,新移民占南非华侨华人总数的80%。总数已经超过20万人。他们大都集中居住在商业中心约翰内斯堡、比勒陀利亚、开普敦、布隆方丹、德班、伊丽莎白港等地,其中又以商业中心约翰内斯堡最多。

  南非老华侨多采取传统方式经营杂货店或开设中餐馆。中餐馆散布各地,数目繁多,水平参差不齐。华人的商业活动一般从小生意做起,范围遍布南非的边远地区,以及所有农村地区和移民聚居区,经营手段灵活,实物交易亦普遍,各种货物基本能满足顾客的日常需要。

  多数移民南非的中国人集中在改革开放后,成分比较复杂,但有个普遍现象:多数人素质不高,大部分都是开店的,早出晚归,有的甚至连汉字都不会写了;但后期一些移民有技术或在国内大学毕业,为数不少的人集中在医疗行业。

  在南非一家矿业私企里工作的孙先生告诉记者,在南非做生意风险很大,找合作方时,要做足功课,调查好对方背景,再有就是通过更专业的律师帮忙在法律条文中把关。

  生意风险:合作方常耍赖

  孙先生在一家中南合资的矿业公司工作,在南非工作5年多。孙先生所在的企业是国内一家做矿产品起家的私企,老板对矿产资源丰富的非洲很有兴趣。

  2008年全球爆发金融危机之后,老板觉得机会来了,便派遣他到南非考察。加上南非各方面都优于其他非洲国家,所以公司发展战略是以南非为基地,逐步向其他非洲国家渗透。

  目前,孙先生的公司业务开展得不错,已在津巴布韦成立公司,建了工厂,公司已经颇具规模。

  孙先生告诉记者,在南非做生意,最重要的是谨防合作方耍赖。他所在的公司与南非方的合作模式是中方负责帮对方融资,开采出来的矿产品归我们,也就是中方有包销权。

  但开矿有个大问题,就是矿主和开采承包商签合同时,不是几个月几个月签,一般都是根据矿山寿命,按1年以上的单位竞标。如果矿产销售不顺利,无法把矿变成真金白银,矿主的资金压力就会很大。所以在这种情况下,大部分有资金实力的买家就会以提供融资换取包销权的方式合作。

  行情好时,各路买家一哄而上,哄抬价格,矿主成了香饽饽,谁出价高,卖谁家。行情差时,就以履行包销权为由,把货物强卖给我们。但一开始投资的时候,肯定有个资金回报年限。合作方这种耍赖方式,导致他们无法给国内下游合作工厂按时按量供货。

  非洲特色:官司难打

  对与生意中出现的耍赖行为,中方公司的解决途径主要有两种,法律诉讼和私下协商。南非华人发现,在非洲通过法律途径解决问题费时、费力、费钱,且结果还是未知数。

  打官司通常需要4~5年。但矿山的可开采寿命有限,有时可能只剩2年多的开采时间,所以中国商人最不愿意走到这一步。

  因此,双方出现矛盾,多数通过协商方式解决。但在双方分歧很大、没法通过协商解决的情况下,孙先生所在公司律师就会出函。“在限定日期内,如果合作方不能归还欠款,我们将不再接受还款,走法律程序,申请抵押矿权。”孙先生介绍。对中方来说,最好是用欠款换取矿山股份。

  孙先生说,在南非做生意风险很大,找合作方的时候,要做足功课,调查好对方背景,再有就是通过更加专业的律师帮忙在法律条文中把关。

  孙先生在南非工作已5年有余,已经习惯了南非的生活。孙先生告诉本报记者,南非自然环境好、空气质量高、人口密度小,相比国内空气污染严重来说,更适宜普通人生活。所以他刚来南非时,就有移民南非的想法。

  喜欢高尔夫的孙先生说,在南非打一场高尔夫,加上中场休息的冷饮和19洞的消费,普通的场地也就200元人民币。

  他告诉记者一个真实的故事。一张姓朋友被一家私企外派到南非,后来因为收益不大,就撤回国内。老板要把他派到土耳其。他辞职了,后来重新被另一家企业聘用,派到南非。他给我的理由是,他很留恋南非的高尔夫。

  但也有不少人认为还是国内好,不愿意呆在南非。有不少在南非生活的中国人,更多的都在考虑自己孩子的未来。孙先生称:“孩子自有自己的选择,我们应该让他自己决定。”

  困惑:要不要加入 非洲国籍?

  很多华人在非洲往往会面临这样一个两难选择:要不要加入非洲国籍。南非的一位华人富商对记者说,他不想加入南非国籍,因为一旦放弃中国籍,拿回来很难。他现在同时拥有中国籍和南非永久居留权。他说:“目前我在南非的生意不错,但谁知南非会不会乱。如果乱了,我就回中国。”

  当然,不是所有在非洲的中国人都不愿加入非洲国籍。在南非工作的孙先生,目前持有的工作签证明年过期。他计划着等工作证到期后着手申请移民南非。孙先生说:“就我个人的性格来说,南非更适合我,将来不求大富大贵,只想过得开心。”

  当然,更多的华人之所以选择南非国籍,是为了生意上的便利和享受更多的社会福利。

  一位加入南非国籍的华人富商说:“我们加入南非籍,是为了更好地做生意。我们来这里投资很早,南非对于外国投资的优惠是有期限的。而南非当地人,则可以享有一些福利待遇,而且没有那些对外国人的限制。所以,为了在这里继续做生意,我们加入了南非籍,但我们还是中国人。”

  蹊径:移民非洲 实为“跳板”

  移民非洲的华人中有一群人比较特殊,他们很多人在拿到非洲国籍后甚至未踏上这片土地。

  京城一家餐饮企业的老总梁文忠为孩子的落户绞尽脑汁。转眼孩子要读高中了,正当他一筹莫展时,媒体报道了北京大学医学部招收“出口转内销”的“留学生”的新闻,他索性找到一家移民中介公司,付了2万美元。一个月后,他从这家公司拿到了塞内加尔政府为儿子签发的护照。3年后,他的儿子再参加高考将是以留学生的身份,仅需面临一门初中生水平的中文试卷,和学校命题的专业科目考试。

  梁文忠这才知道,移民非洲的人并不少,而且这些人并非想象中的“劳工”,相反他们具有一定的经济实力。移民到撒哈拉以南的非洲国家,中介收取的费用大致在1.5万到3万美元左右。若要移民到南非,硬件条件要求更高,中介费用也在5万美元以上。

  甄女士拿塞内加尔护照不是为了子女教育。这位32岁的时装品牌代理商在法国留学时就开始代理法国几家服装品牌在中国内地的销售。但近年来,她屡次申请移民法国都遭拒绝。

  甄女士的出行不便自从有了塞内加尔国籍就变得方便多了。在非洲,有众多的原法国殖民地国家,法国政府对这些国家的国民进入法国多采用更宽松的入境政策,其中还不乏“落地签”和“免签证”。更方便的是,法国和塞内加尔都承认双重国籍。甄女士以塞内加尔国民的身份再申请入法国籍,就只是时间和程序的问题了。

  非洲大陆最小的国家冈比亚最近也成了不少人移民的热点。他们选择冈比亚不是为了去这个西非小国,而是把它当成了进入中国香港的跳板。

  这个小国人口约180万,但目前已有近万名持有冈比亚永久居留权的中国籍人士通过“资本投资者入境计划”取得香港居留权。

  香港的“资本投资者入境计划”要求投资1000万港元,被认为是为富裕人士设计的。该计划要求中国内地人士在申请时,必须已经取得外国永久居民身份。因此催生出了移民冈比亚这样的跳板。(李明波 罗宇 邢磊)